一家美媒坦白:我们报道纽约医院的画面 源自意大利


告诉他病危的时候,他很平静,问我:

“王强(化名)是我接收的第一个患者,也是最年轻,病情一度最重的患者,作为一名医生,看到患者出院是打心底里感到高兴。因为一名危重症患者能挺过来,甚至出院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”说起这名46岁的武汉新冠肺炎危重症患者,辽宁援鄂第三批医疗队队员、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医生张健依旧感慨颇多,从2月10日住院到3月14日出院,与患者相处33天,成了生死之交。

记者:在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网站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提到,“亚洲国家,包括中国,由于其具有西方民主国家所缺乏的集体主义和公民意识,而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表现优异。”您认为法国是否采取了足够的防疫措施?

工作中的张健  受访者供图

王强与张健  受访者供图

防护服掩饰了我的心虚,这是我唯一一次对他撒谎,其实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,但我还是想要给他希望。

王强很爱说话,逻辑清晰,我们的交流很顺畅,他也爱提问,说到不理解的名词时,他会不断的发问。在之后的日子里,瑞德西韦、康复者血浆、细胞因子风暴、氯喹、托珠单抗都出现在了我们的对话中。

2月26日,他的呼吸频率不快了,心率也从最快的105降到了90,血气分析氧合指数大于200mmHg,都是好兆头,当天转出监护室,改成鼻导管吸氧。

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,尽管核酸都转成了阴性,肺部的病变依然在进展,他的血氧进一步下降,病情不允许他外出CT,床旁胸片变成了“白肺”,他成为了危重症患者。

卢大使:这句话并不是中国使馆说的,我们只是引用了一位法国专家的话。我们认为中国政府采取的防疫措施是十分有效的。我对法国政府采取禁足措施、遏制疫情蔓延抱有信心。